爷爷

时间:2019-10-12 16:11:07 作者:刺猬苏学习网

爷爷去世了,只留下几个剪影,每当经历到相似的事情或者闻到相同的味道,我的眼里总是不经意的泛起泪潮,如果他还在,我想我会心存他的庇护之情而更加自信和勇敢了。

很久以前的某一个冬天,我4岁,外面卖粽子的大叔已经经过门前好几趟了。想想黏黏香甜的粽子,我心里就痒痒,便催促着奶奶去买。那年家里饭都吃不上哪买得起粽子,奶奶一个巴掌甩我屁股上吼道,吃什么吃,惯的!我哇啦一声哭了出来,坐在地上大声的叫着,希望能听到奶奶说同意,谁知她锁上门自己走了。只剩爷爷和我。见哭无济于事,我便学着大街上看的电视上的人物那般摔个东西大概能博得,于是我拿起上次哭了一夜换来的玩具气枪狠狠砸到地上。它随即成了两半。我看了看枪烂了又哇哇哭了起来。爷爷跑过来,见状就把我搂在怀里,拍着我说,哎呀你这个熊孩子,来来来我给你做,我给你做。爷爷床头旁边拿了米,后窗台上抠了几个枣,烧火,这就要蒸起来。

我正在院子里吃得香,奶奶回来了。她看见我吃的跟粽子一个味的米糕,便了解了怎么回事,冲着爷爷就吼,这些米还要还给大黑猫家,你给他吃了拿啥还人家?爷爷笑了笑说我孙子先吃,后边再说。奶奶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,嗷嗷地说了一些我也听不懂的话。

第二天早晨,爷爷一夜未回,早晨提着一袋米和修好的气枪回来了,一边分米一边和奶奶说,昨晚和他们去网鱼,弄了不少来,我分到了一些就去平安家换了些米,先还给大黑猫,剩下的还能给俺孙子吃。随即转向我,拿着手中的枪,两只手递给我,两臂伸直胸口一抬说,来,拿着。我接下枪,他顺手在我头上摸了起来。

过了几天,村口有一家的一个叔叔走了,说是半夜去网鱼让河底的流沙卷走了。再后来,我长大了,学校每到暑假,都会提醒,不管你会不会游泳谁也不能去河里玩,这个河底都是沙,进去了就出不来了。

如今爷爷和枪已经都不在了,每当我遇见瓶颈和坎坷时,总能想起他挺直胸口微笑的样子,然后坚韧地走下去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今日推荐

露天电影

  2017-12-27如今的儿童太幸福了  过去不太清楚别人家的儿童是怎样成长的,有了外孙子后,才发现如今的儿童 […]